Data Memos

读书笔记…很少的一点儿读书笔记,毕竟就我个人的私心来说,再也没遇上过比那位南意大利先生更合胃口的史学家,因此读别的意大利史书总是相对有些磕磕绊绊,时不时要废卷暴跳一会儿|||||而且书不在身边,许多数据不记得,只能草率地用约数带过去了。

要怎么说呢,萌了APH的后遗症就是有时候当真不知道自己该用什么心态来看待别人家的历史,果然我这人看什么事都太容易带上主观色彩,就算再怎么装得不失偏颇也总是难免让第一想法占了上风= =

比如说这次看的意大利统一之后的那段事儿。

这回是着重特意去研究了一下,因为从前一直对近代史没兴趣,现在虽然也不喜欢,但还是觉得了解一段历史总得尽量有头有尾。然后又看到了统一后右翼政府对于改造南方的努力作为――从前总是毫不犹豫地下定论说天杀的家伙你们这就是要毁掉南意大利……但是那天突然就想,为什么不呢?对于一个中央政府来说,南北两块的意大利有什么意义?

在我看来,就算不站在厨的角度,我也会认为摧毁一个地区独有的文化特色与传统是非常罪孽的行为。然而统治一个国家却不是那么天真的问题,特别是意大利这种特殊的背景――它的政权毫不稳固,它四分五裂的历史背景让中央集权统治几乎成为不可能任务,而且统一后它的政府非常脆弱╮(╯_╰)╭,15年13届政府,官员冗多,机关部门运作消极,右翼势力勉强维持着表面上的平静,可是也仅限于此而已,这种情况虽然比不上东尼家,但到底也是乱得可以了,何况意大利本身几乎不具备任何经济和政治基础的储备。北方很糟,但至少还有工业化和大块土地,而南方简直不堪目睹,统一许多年后它的文盲率依旧高达80%,农民的生活不比中世纪有多少提高。

“我们已经创造了一个意大利,现在要创造意大利人。”

一个意大利只是政治上的划分。国家是无法真正成立的――只要它的人民还觉得自己是那不勒斯人,是威尼斯人,是罗马人,却不是意大利人。“创造意大利”这个计划的出发点是好的,但是执行时缺陷十足。从理性的角度来说,我不得不承认它缺乏力度、不够强硬,没有章法;从感性的角度来说,它是想要扼杀整个亚平宁,转而缔造一个三十万平方公里的皮埃蒙特。

如果它推进成功,世上就不会再留存罗维诺·瓦尔加斯。

然而它失败了,南意大利人民拒绝这种简单的同化――特别是在没有经济投入,只有越发提高的税额的时候。北方政府三次血洗了南意大利,然而扑灭不了那里起义的烽火。很难说如果一战没有爆发,政府还能不能保持统治――然而一战的后果更加惨痛,这毫无疑问,意大利人在巴黎和会上被英法摆了一道之后,国民的愤怒导致法西斯主义迅速占了上风。

后面的故事无需再提。

直到统一之后,意大利仍未进行过资产阶级改革――在大陆国家和英国作为改革中坚力量的中产阶级,他们在意大利却缺乏改革动力――不如说他们与贵族一样保守、目光短浅而不思进取。我想起之前看西班牙内战史的时候,东尼家的共和国确实由中产阶级缔造操持,但是他们也表现出奇怪的软弱与偏激,错误地估计了形势,在该强硬的时候掉链子,在应当委婉妥协的时候却又固执得激起了民众的反叛心。最终意大利沦为法西斯第一个试验场,西班牙也在血腥中陷入独裁――我真的非常好奇,为什么这两个地中海国家就是没有大陆国家那样果敢坚决的革命力量与资产阶级存在?

像这样的历史往往无法解释,无法后悔,无法重来。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