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架空】?手党少主和咖啡店老板(这个是设定不是题目)之第一章

VB挂掉之后心情绝望得要死了,而且天热,身体又不舒服,真是整个人都处于崩溃中……

于是觉得不能这样下去,为了振作,决定去搞点狗血小白的东西来娱乐一下自己= =

然后我借用了阿糕的“?手党少主和咖啡店老板”的设定……

但是它古怪死了!!架空的东西我果然会觉得很慌!慌极了!!而且我超不会用东尼视角的!我一直在竭力抑制自己把安东尼奥先生写成杨·威·利啊!!玛丽隔壁他和杨那就是两个时空的人,但是为毛脑子会一直跳出杨的脸啊!!为毛啊为毛啊!!!

当然他没有杨那么睿智,我哪里能写出杨的睿智,其实他也不怎么像杨威利他只是一点也不东尼……

我果然还是去死了算了,东尼我对不住你……= =

因为那个啥,出本子的贼心一直不死,所以要注意囤文,所以这个就加个密,密码是老子的QQ名称的拼音首字母,共小写英文字母5位……虽然说架空的就算要出进去,也绝对顶多当个特典……靠想太远了= =

其实它根本只有第一章嘛 = =
安东尼奥是被一只大山雀的歌唱吵醒的,他揉着眼睛坐起来——天色已经暗得很了,最后一丝余晖正慢慢沉入暮霭,远处隐约飘荡着晚祷的钟声。安东尼奥打了个哈欠,下床踱到卧室窗口,向外望望,那山雀就停在窗边的石榴树上试着嗓子,见有人走过来,扑腾一下翅膀,轻快地飞走了。

“都这个时候啦……”他嘟囔了一句,伸个懒腰,抓起床边挂的衬衫穿上,系着扣子的时候突然想起什么来,连忙冲出卧室,噔噔噔朝着楼下跑去。

一股融着番茄味儿的奶油焦香弥漫了整个底楼房间,安东尼奥径直奔进厨房,打开烤箱把里面烘着的小蛋糕挨个儿检查了一遍,这才像是松了口气,慢慢系好剩下的几颗扣子,高高兴兴地把蛋糕托盘拉出来,放在大流理台上晾着,自己在边上折腾蒸馏咖啡机,过了一会儿,浓郁的咖啡香也能闻得到了。



老实说,就凭着他那种不到下午三点不起来的西班牙人习气,安东尼奥·费尔南?斯·加里埃?先生开咖啡店纯属扯淡,生火腿和酒吧才更符合他的作息。可惜卡斯蒂利亚公牛认准了目标拉也拉不住,卡斯蒂利亚出身的人也一样。安东尼奥一年以前从马?里搬来巴塞罗那,就开了这家不伦不类的咖啡店——除了咖啡也卖雪利酒,点心主要是自制的番茄小蛋糕——虽然“5:00p.m.—5:00a.m.”的开店时间(还常常要因为店主睡过头而拖延)对于一家咖啡店而言实在匪夷所思,放在大陆任何一个国家都得亏本,但他的东边同胞们倒是愿意买帐——多半是因为安东尼奥性子热情,聊天又挺有趣——而且反正他们也一样对时间不怎么在乎。

总之,店里的生意不多不少,刚好够他继续周转下去,安东尼奥也就乐得接着这么生活了。



“好,好,完成了。”

安东尼奥抹着额头上的汗直起腰来,把东西搬到柜台上摆好,自己看看觉得挺满意了,就拍了拍手,走去开店门。今天起晚了点,搞到现在都快七点半了啊——不过没事,他达观地翻过门内侧挂着的开店时间标牌。生意还是一样做嘛,少了一两个小时打什么紧。

外面的街道上没什么人,多半都到哪家酒吧里混着去了。安东尼奥推开店门,站在外面四处望望,正准备转回去擦一遍桌子,突然看见店门角落里有个什么?糊糊的东西,一动不动地堆在那儿。

他奇怪地皱起眉头,靠上去揉了揉眼睛,凑着店门口透出来暖黄色的灯光,这才看清楚那是什么。

——一个人:一个少年,一个褐色头发的少年,一个褐色头发披着?色外套的少年,一个褐色头发披着?色外套、衣袖上还沾着暗红血迹的少年。他头偏向墙角,看不清脸色,不过瞧那样子,要不是睡得太熟,就一定是昏过去了。


安东尼奥愣了半晌,看看已经被自己翻过去的时间牌——今天只怕要拖得更晚些才能开店啦。




事实证明,那少年还真只是睡得太熟,白白浪费了安东尼奥好不容易才回忆起来的急救办法十则。他被半背半抱地弄到二楼的床上时,终于给颠醒了,但样子还挺迷糊,坐在那儿,睁着双翠褐色的眼睛四处乱看。


“呐,喝口水吧?我兑了蜂蜜进去。”安东尼奥递给他一个玻璃杯子。

少年迷迷瞪瞪地接过来,喝了。

“呐,吃个蛋糕吧?刚出炉不久,还是热的呢。”安东尼奥递给他一个番茄小蛋糕。

少年迷迷瞪瞪地接过来,吃了。

“呐,喝点雪利酒吧?这瓶是刚开的,味道很醇,拿来提神挺好的。”安东尼奥递去一个酒瓶,他的意思是让少年把酒倒进刚才给他的玻璃杯里去喝。

少年迷迷瞪瞪地接过瓶子,直接就往嘴边送,一口灌下去果然呛着了,猛咳了一阵,安东尼奥忙不迭地扶住酒瓶,再帮少年拍背,拍了好一会儿才止住。



少年抬起头来,好像咳过一通终于清醒了,猛然间往后缩了一大截:“你,你他妈是谁!”

“哎?”他说的不是西班牙语,安东尼奥一下没听明白,向前凑了凑,“哎?你说什么?”

“滚远点!”少年猛然摸出一把手枪来,径直指着安东尼奥的鼻子,凶狠狠地大声喊道,眼睛闪着有些惊慌的光,手指死死攥着枪柄。安东尼奥被他吓了一大跳,本能地举起双手来,瞄了那少年一会儿,才清清嗓子:“喂,我说……”

话出口一半,想起来这少年大概不懂西班牙语,只好直接用手指指枪,吓得少年下意识地扣了扳机——啥事也没发生。安东尼奥好脾气地笑了,比划着说:“你看,保险没拉开呐。”

“啰嗦!”少年红了脸,一把拉开保险,赌气似地又扣了下扳机——还是啥事也没发生。安东尼奥上下看看,只好又指指枪说:“弹匣也没装上……”

少年彻底暴怒了,啪一声把枪丢到地板上,骂了句什么脏话,转头又冲着安东尼奥喊:“你这人什么毛病啊!别他妈老是指指点点的!”



“啊,你是意大利人。”安东尼奥突然笑了,开口也换了意大利语,虽然带着明显的西班牙腔调,说得还是相当流利的,“哎呀,也好多年不用意大利语了,都荒废了——刚才你说话太快太短,我就一下子没听明白……”

“这到底是什么鬼地方啊!你又是个什么东西?我为什么会在这儿的,啊?你倒是说话呀!”少年看起来又糊涂又害怕,虚张声势地把床板敲得砰砰响,“你是打算来害我的吧?先说好,你你你有种就把我给……给杀了!东西我死也不给你!明白了吧混账!”

安东尼奥侧过头想了想:“看样子那什么东西就放在你身上吧?可是你死了之后,我肯定会搜身呀——如果我确实是有所图的话,对不对?”

少年的脸刷一下白了,他狠狠咬着嘴唇不说话,整个人都贴在了后面的床头板上,手死死地捂着衣服右边胸襟。即使是刚才沉睡的时候,他的左手也一直在那儿,从没放松过——多么欲盖弥彰的姿态,然而又是多么走投无路的慌张。

安东尼奥摆着手极力想缓和那一触即发的紧张气氛:“……喂,我只是随便说说的,你别紧张——真吓到了?唉哟,你看,咱们根本不认识,我干嘛谋害你——说到底我只是个开咖啡店的,能怎么样啊,而且不是你自己躺在我店门口的么?话说怎么会想到在那儿睡觉的?”



少年愣了愣,皱起眉头盯着床单褶子想了好久,脸上才慢慢露出恍然大悟的神情来:“我……我上岸以后一直走,累得不行了……我记得我好像是闻到很暖和的番茄味道,想在那儿坐一会,后来……大概不知不觉就……”

他抬头看看安东尼奥,后者摊开手:“然后我出来开门,就见到你了。我还以为你受伤昏过去了呢,你看,衣服上还有血。”

“……那不是我的血。”少年低头扫了自己衣服一眼,转开目光望着墙角,眼神却好像是在看着遥远的某个地方。沉默了一会儿,他突然说:“我要走了。”

“哎?去哪儿?”

“不关你事。”

“……这倒也没错。”安东尼奥困扰地抓了抓头发,看少年摇摇晃晃地爬下床,扶着墙好不容易才站稳脚跟,“但是我说啊,你要是没地方可去的话不如先在这里呆一会儿,至少吃点东西睡一觉吧?现在你这么出去,根本也走不了多远。别又随便找个地方就趴着睡觉啊,我这样的好人可不常有,要是被醉汉揍一顿就不好玩啦。”

“说了,不关你事。”少年像是觉得眩晕,把手放在额前,咬紧了牙关骂了一句,“你他妈的别挡路。”

“你以前来过巴塞罗那吗?”安东尼奥乖乖地转身让开路,但是手却随时准备着扶他一把。少年勉强瞪了他一眼:“没来过,怎么样?”

“那你打算怎么办?这样根本没法呆下去吧。”

“我也没想久留。本来……本来就是走一步看一步了,我,我只要不被……总之怎样都好。再去别的城市就是了。”

“有钱坐车吗?还是要走着去?到了别的城市还是一样没法活吧,你这个样子,别处也不会比巴塞罗那好多少啊——城市就是城市,不是慈善收容所。”

“可是能怎么办呢!”少年突然抬起头大喊了一声,重重地捶了下墙,“你他妈以为我愿意跑到这种鬼地方来睡大街吗!坐在渡轮最底层的角落里,那破船晕得人胃都能整个吐出来,钱包还被混混摸走了,难道是我愿意的吗!眼前根本看不见半点他妈的希望,连下一步往哪里走都不知道——难道都是我愿意的吗!!”



“当然不是了。”安东尼奥望着少年愤怒而绝望的泪花,叹了口气,伸手摸摸他的头发,注意到那额前的一根长发总是倔强地翘起来,压也压不住。少年颤了一下,但好像经过刚才那阵发泄,现在也累得不打算反抗了。

“我来告诉你下一步往哪里走——转身,躺回床上去。你看你都成这样了,就算?着要上路,也得先睡一觉啊。何况既然你也没目的性,那我这儿其实还不错,有吃有喝,地方也够住,先暂时呆一呆,想好了往哪儿去再动身。这期间还可以临时给我打份工,这么一来路费不是也就有了吗?”安东尼奥好脾气地对少年解释,后者实在是累极了,虽然还怀疑地扬着下巴,但眼睛已经黯淡得一丝神气都没了。

他又犹豫了一会,安东尼奥看不下去了,索性扶着他坐回到床上去。少年一挨着床垫就再站不起来了,干脆也眼睛一闭,直接躺倒,疲惫不堪地吐出一口长气。



“算了,狗娘养的。听上帝的就是了。”他模糊不清地嘟哝了一句,像是说给自己的。

“没错,听主的指引,睡吧。主与你同在,祝你一夜安眠。”安东尼奥微笑了一下,看那少年已经差不多睡过去了,就关了灯,走出卧室,把门在身后关上。



“西西里口音——这还真的是好久都没听到过了。”他靠在门板上轻轻地笑起来,“说不定真是捡了个麻烦回来啊……算了,管他呢,听上帝的就是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