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IT】【莱维斯X娜塔】(伪)

……别看我,我只是个毛桃。
尽管大家都只记得他一戳就哭的兔子样,莱维斯·加兰特也是很有过一段风光日子的——雄赳赳的马和雪亮亮的剑,骑士们围着火堆往嗓子里倒粗酿的麦酒,喝醉了就跳起舞来,或者拿布包了头的长枪互相对打——当然,那都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了,虽然莱维斯自己多少还记得些,但他也觉得这年头再说这个没多大意思。国家嘛,谁没有个起起落落的,他们都得朝前看。


“没错,现在,现在得朝前看。”

莱维斯这句话本来是想大声喊出来壮胆用的,结果到了嘴边上,还是变成了抖抖索索的嗫嚅。他只好深深地叹了口气,把头尽量抬高一点,望了望门牌上的铭文。

—娜塔莉亚·阿尔佛洛斯卡亚。

只望了这一眼,他就差点要哭出来了,连忙用衣袖抹抹眼睛,小心地吸溜了一下鼻子。



让莱维斯主动跑来这儿一趟很不容易——要知道,在娜塔莉亚的花园里连只金丝雀都敢欺负他,他又不能还手。他四处看了看,想着干脆趁主人还没发现,自己就这么回去算啦,可是上司的脸突然鬼气森森地在他脑海里跳出来——莱维斯又想哭了,事情没办完就回去,上司一定又得扯着嗓子喊上一通,那不比娜塔莉亚的小刀子好多少,一样都能要人命。

真是倒霉。

他在花坛边上坐下来,深吸几口气,想好了过三分钟就去敲门,结果没出息地蹲了好几个三分钟还是站不起身来。



娜塔莉亚·阿尔佛洛斯卡亚。

莱维斯呆呆地看着蓝天——这个名字对他而言真是噩梦一样的存在。



很久很久以前,没错,就是在他还挺风光的那阵子,莱维斯曾经雄纠纠气昂昂地跨过他家和隔壁相连的国境线,准备去探望一下自己的邻居。金发的小小少年肩上披着金线绣的斗篷,腰里挂着金柄的长剑,靴子上的金搭扣熠熠生辉——真是意气风发流金年华。

事后想来,那是他最好的一天,也是最坏的一天。



他在对面人家的花园里转了个圈,看见一个小小的姑娘站在花坛边上,入神地盯着玫瑰花看——小姑娘可漂亮了,淡金色的长发拂在脸颊上,雪白的皮肤被花朵映红了,看起来特别娇艳,背着手的姿势也像是很温文乖巧。莱维斯觉得有点脸热,不过他勇敢地咳了一声,还是走了上去,用柔和的声音问道:

“这位小姐,您在看花儿吗?”

小姑娘抬起头来瞧了瞧他,眼睛也晶莹剔透的很漂亮:

“不,看蜘蛛吃蜜蜂。”

莱维斯愣了,不过他也没能愣多久,因为小姑娘马上就反问他说:“你是谁?”

“啊啊对不起,我不是坏人,我是住在隔壁的,叫莱……”

话音未落,莱维斯就被干脆利落地放倒在地上了,随即小姑娘掐着他脖子把他拎起来,拿匕首顶住他腰:“别乱动,虽然我觉得切开来也没什么,不过哥哥应该比较喜欢完整的一个。”

莱维斯彻底懵了,要不是半当中他总算醒过神来连踢带踹地挣开——应该说要不是那时候娜塔莉亚年纪尚幼手劲不足——他大概就要这么完结掉了。总之故事的结局是他丢了长剑,一路大哭着逃回了家,并且从此落下了爱发抖的病根。



往事不堪回首。



莱维斯深深叹口气,想着时间差不多了,总得去敲门,于是站起身来——结果左手衣袖被一根玫瑰花枝子勾住了,挣脱的时候连带扯了几片花瓣下来,莱维斯还来不及哀悼给花刺拉出的一条长口子,脖子就被什么东西勒住了,勒得他一口想要倒抽的凉气卡在喉咙里,上下不是,几乎当场就翻白眼背过去。



身后娜塔莉亚阴恻恻地问:“你知道这是什么东西吗?”

“尸……尸……尸……”莱维斯想答一句“什么”,可是喉咙被勒得太紧,气转不上,试了三次死活没把韵母发出来。

“没错,是尸体哦,玫瑰花的尸体哦,本来是要送给哥哥的,但是被你弄成这样了。现在怎么办呢,要不然把你切成块送给哥哥吧,哥哥一定会更加高兴的——就这么办好了。”

莱维斯吓得整个人都软了,不知哪里爆发出一股怪力,挣扎着说出几个字来:“我……上司……你……协议……能……”

“少废话。”娜塔莉亚还是没有松手。

“能……能源……核电……伊万……”

听到哥哥的名字,娜塔莉亚手松了一下,莱维斯趁机逃了,丢下张文件在地上。



写不下去了就这样吧我算是完成任务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