暂时没有mood写下去的东西

现在看来大概是冬露?随便吧= =虽然本来它并没有打算要这么温情。
我透过玻璃窗看着那个孩子一动不动地坐在房里,漂亮的淡金色头发挡住了他的眼睛,不过我仍然感觉得出他低沉的呼吸声里带着的情绪。我的孩子不高兴了,我想着,在心里对他露出一点笑容——至于我的脸,它从来都没有什么特别的表情。虽然有很多人哭喊着说他们见到了我的怒火和咆哮,但我不记得有谁说曾撞见过我在笑。

嗯,不错,没有人见到过——即使是伊万·布拉金斯基也一样。

但是他能察觉到我每一丝最细小的变化,并且知道该如何对待它们——所以我才喜欢他,并且能时不时地在心里对他笑上一笑。老实说能碰上这么个机会对我来说很不容易,我以前遇到过的人都死在我的脚印边上了——其实只要他们不那么狂妄固执的话,我是很欢迎有人来和我说说话的。
不过伊万不同,他懂得变通,也不会在我面前摆出不必要的自尊,我最喜欢这样的孩子了:喜欢得愿意用凛冽的雪花装饰他的马蹄,喜欢得愿意为他张起一道无人能突破的屏障。我的孩子应该是战无不胜的,只要他想要这样。

不过他似乎不想。


我又看了看他静默的侧脸,伸出手指叩叩窗玻璃。我的孩子动了一动,慢慢地转过头来望着我:“……您好,冬将军。”


“你好,伊万。”我又在心里对他微笑了一下,虽然我的脸上依然没有什么表情,“我的孩子,你不快乐吗?”

伊万笑了——他的脸上展现出温和的涟漪,但是他的心里却是那么寒冷,我感觉得到,就跟我头发和胡子上垂下来的冰凌子一样硬邦邦的。真奇怪,我的孩子笑的方式和我相反。不过这也没什么大不了的。我继续隔着玻璃看他,看他苍白的嘴唇轻轻地翕动起来:

“冬将军,我最近在想,还是死了比较好呢。”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