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啥】题目是啥

口胡我也不知道为毛变成了这种风格!

语言完全改变了好像……

只是在琐碎地堆积一些莫名的梗吧= =

其实就是俩大叔喝酒啦= =它其实不是CP吧= =

而且狗血了!被我撒了可怕的狗血!!太可怕了掩面= =

还有我忘记了,它有个没有必要的设定是当天为7月14日法国国庆……口胡这设定真太没必要了 = =
梗1:新闻“经济危机波及法国,人民热衷投资养牛”
梗2:新闻“西班牙失业率创历史记录”
梗3:新闻“经济危机人民不养公牛,西班牙斗牛士无牛可斗”
梗4:西班牙流感在全球都叫西班牙流感但是在西班牙它叫做法国流感
梗5……好吧它不叫梗:

安达路西亚 23:13:02
放着牌位在家里……现在的关系就是一起养养牛喝喝酒看看球了……为毛那么押韵||||
23:13:24
真棒呢不是么!
安达路西亚 23:14:02
就是……
安达路西亚 23:14:22
……等等我狗血了|||||
23:14:42
狗血毛?
安达路西亚 23:14:48
总感觉是哥哥关于从前婚姻爱恨纠葛的记忆全部随着波旁王室死掉一起失却了……
安达路西亚 23:15:54
东尼还记得……但是哥哥失忆了,他也没啥说的……放个牌位在家里平时做做朋友但是偶尔还是要情不自禁稍微回溯一下||||||||
23:16:07
……………………
也挺好的不是么
他中间也断断续续回忆起几次(而且还家暴了)
之后终于忘干净了

=============果?那晒分割线===============

灯光透过玻璃罩子散出暧昧的暖红色,觥筹间的笑语融成一片波浪,拉丁情歌的调子穿插在其中,唇齿间轻轻的颤音仿佛再温柔不过的撩拨——酒吧里的气氛总是有些奇怪的,周围永远闹腾得喧喧嚷嚷,但却又为每个人都保持了自顾自发呆的空间。金发的青年支着头坐在桌前,目光不住地打着转,向周围落单的美人儿们送去几个殷勤的眼波藉以打发时间,直到他的同伴绕了个圈兜回他这边,兴兴头头地冲着他举起杯子:“喂,弗朗西斯,现在才几点啊,你这也忒没精神啦——最近忙着干什么呐?”

“……养牛。”

弗朗西斯抬起头和安东尼奥碰了碰杯,仰头灌下一口酒,从杯沿上方看着那人的绿眼睛好奇地眯成两条线:“怎么突然又想起回去搞那个了?”

“这不是没钱了么。”弗朗西斯郁卒地把杯子往桌上一扔,“哥哥我惨得很呐,再不景气下去,家里人可又要造反了。”

“没错没错,你家里人就是喜欢来这个。”安东尼奥笑起来,拉开椅子在弗朗西斯身边坐下,“都几百年啦,你还没习惯吗?我都快要见怪不怪了——哪天隔壁不闹腾了,绝对会不适应的吧。”

“站着说话不腰疼。”弗朗西斯抛给他一个哀怨的飞眼,那人?紧自我剖白:“喂喂,我家可是才创了失业纪录啊!比你情况坏多啦,连斗牛用的公牛都养不起了……说到这个,你干脆把养的牛卖我几头怎么样?”

“……你确定?”

“那是啊,双赢嘛。”安东尼奥大睁着眼睛看弗朗西斯,不明白对方为什么一脸忍笑快要忍不住了的表情,“喂弗朗西斯你到底在笑啥……?”

“我只是在想象你斗牛的样子——斗奶牛。”弗朗西斯捂住了嘴,“那颜色对比多好看啊……你说是吧?”

“……原来你是养奶牛吗!”

“这种时候难道还特意去养除了打架一无是处的公牛吗!感冒可严重起来了哟感冒!”



他们两个都沉默了一会,各自提起杯子灌了自己一大口,然后同时深深地叹出一声长气。



“说到感冒,你家得流感的人数已经全欧洲第一了吧——不担心么?”

“……也还好吧,没啥可担心的……该来的总会来的,担心也没用啦。而且之前你家那个流感病菌不是传得满世界都是么,几十年以前的那次?哎那回被搞惨啦,现在再怎么着也糟糕不过那次吧,何况还有抗体了……”

“等等,那个病菌哪里是我家的了?不是你家的吗!”

“算是你家的,连名字都是叫法国流感呐,这不就是你家的嘛。”

“混账安东尼奥,那名字只有你家才这么叫吧!”

“……得啦弗朗西斯,这么斤斤计较从前的事,你也真是老啦。”安东尼奥面不改色地接下话题,对方被个“老”字呛了一下:“你这和我同岁的家伙最没资格说我。”

那人笑了笑,没作声,看弗朗西斯抓起酒杯两口见了底,好心地把自己杯子里的?了一半给他——说是一半,其实分到俩杯子里也就都是薄薄的一层了。两人碰了碰杯,各自干了。



“啊,你家国王。”弗朗西斯抬头刚好看见大电视屏幕里闪过几个人影,是什么节日仪式的场景,安东尼奥眯起眼睛望了望:“是呢。”

“不知为啥,总觉得看他有点眼熟似的……”弗朗西斯转头瞟瞟边上褐发青年的脸,“也不像你啊。”

“唔,人看多了谁都长得差不多嘛。”安东尼奥开解地拍拍他,“弗朗西斯你越来越爱钻牛角尖啦。”

“是么……”弗朗西斯想了想,耸下肩膀算是认同了,目光滑落的时候在那人放在桌上的手上停了停,“老早以前就想说了——你这戒指做得挺有品味啊,都不像是你能做得出来的了。”

安东尼奥也低头看了看:“这个啊,你以前说过啦。”

戒指上,那朵金百合在灯下流淌出温暖陈旧的光彩。它已经不是曾经那鲜亮高傲的模样了,然而它依然美丽——就和从前镶嵌在卢浮宫的王徽上时一样美丽。



弗朗西斯盯着它看了很久,最后皱着眉头摊摊手:“我还是觉得它也挺眼熟……”

“怎么会不眼熟?你认识我那么久了都。”

“你也不是一开始就戴着这玩意儿的啊。”

“那倒是……不过,也已经很久了——都有三百年啦。”

“这么长时间了?”弗朗西斯交叉起双臂,向后靠到沙发椅背上,“啧,记不清楚了……那时候你就戴着这个了?”

“……弗朗西斯。”安东尼奥突然不笑了,绿色的眼睛显得清朗,却又微微罩着层模糊的光。他向前倾下身子,声音热热地擦过弗朗西斯的耳边:

“你看你记忆力衰退得不行啦!——我就说你老了吧?”



然后他在大笑声里紧紧地抱了抱弗朗西斯,拍拍他的后背:“生日快乐,Amigo.”



不远处有几个人冲着安东尼奥招手,他应了一声,跳下椅子跑了过去。弗朗西斯保持着刚才的姿势,歪着头想了想。他仍然觉得有点熟悉,而且还似乎带着点什么很重要的回忆——从百合花的戒指直到那个拥抱——不过真的想不起来了。

他耸耸肩,拿起酒杯,送到口边才想起它已经空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哎哟喂老子整个人都为狗血燃烧了!
东尼你快自由的炮灰吧!XDDDD
炮灰本命怎么让我看着那么爽呀!!XDDDD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