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y apology, Mr Shakespear, my apology

这个是这辈子没希望填完的坑,我揣测……
那个题目……是因为这个东西是参考他老先生的剧作译本来搞的= =(你说出来真的不是为了让自己更加丢脸一点吗?)

剧中人物:
罗马·瓦尔加斯:亚平宁城现在的年老领主(这名字真是……对不起了- -)
罗维诺&费里西亚诺·瓦尔加斯:罗马的双胞胎孙子
安东尼奥·费尔南迪斯·加利艾?:伊比利亚城的前领主,因为遭小人谗言以及国王的嫉恨而被安插罪名,剥夺领地与家业,本人也在被通缉中;现逃亡到亚平宁城内。
路?维希&基尔伯特·贝尔什米特:近卫军官(不要问我那是什么= =)
弗朗西斯·波诺弗瓦:……国王身边的贵族= =
亚瑟·科克兰:国王(哇哈哈哈闭嘴吧国王)
仆妇若干名仆人若干名士兵若干名路人打酱油的若干名= =
开场诗:
(致辞者上:

故事发生于古老的亚平宁城户,
围绕着一家了不得的豪门贵族;
身经百战的老人是这里的领主,
一对同胞孙子是他的掌上明珠,
两个少年每日将闲暇时光飞度,
饮宴歌乐中生活看似一条坦途。

在这城中有一名年轻的骑士,
名字后面镶嵌着古老的姓氏。
宝剑上的家徽曾经尊荣一时,
现在却毁于国王的一纸御字。
封地与家业已经被收进宫里,
现在唯独只差他的一条性命。
在流亡落魄中他来到亚平宁,
在这里等待的是怎样的命运?

老人曾经打过无数场胜仗,
却还是败给了疾病与衰老。
那对少年突然失掉了依靠,
但情况到这里还不算太糟。

邻邦的领主带着大军来到,
华美的面具遮盖他的脸庞:
“我要继承人的血和纹章,
否则就将这整个城市埋葬。”
这位骑马的先生不开玩笑,
让他扬名的正是他的残暴。

事情最终会走去什么方向?
我们的戏剧会告诉您情况。
交待完了这几句挈领提纲,
还请诸位耐着心细听周详。
第一幕

第一场 瓦尔加斯宅邸 正厅通后花园之门
罗维诺与费里西亚诺并排上

费里西亚诺:舞会结束了呢,哥哥。
罗维诺:哼,谢天谢地。那种事情真是无聊透顶。
费里西亚诺:这么说来刚才你一直都显得提不起劲呢,哥哥,哪里不舒服么?
罗维诺:你在胡说什么?我好得很,只是懒得应酬那群混账东西罢了。
费里西亚诺:但是我看你的脸色仿佛有些苍白。
罗维诺:没有的事,是你自己的脸红得跟见了鬼一般——你自己去照照镜子,费里西,你刚才灌了多少啤酒?
费里西亚诺:也……也没有多少。说起来哥哥你也应该试试,连爷爷也说路?他们的啤酒真的很好。
罗维诺:嘁,只要是酒,那老家伙没有说不好的,反正灌进去了就直着舌头胡言乱语罢了。
费里西亚诺:……哥哥!
罗维诺:得啦,我才不会去喝那种乡下土豆酿出来的酒呢。你回去睡吧?今天你也该累了。
费里西亚诺:那么哥哥你呢?
罗维诺:我么,我再在这儿呆一会。别那样看着我啦,快滚回去吧,费里西,你在这儿只会打扰我。
费里西亚诺:那么好吧,哥哥你也早点休息。(费里西亚诺下)

罗维诺:终于安静下来了。(向前迈步走入花园之中)舞会吗,真是有趣——笔挺的礼服,金缎子似的卷发,鞠躬,微笑,一举一动都合乎体度,可是你们以为我听不见你们扇子后面的私语?一群下作坯!你们刚才还在嘲笑我的愚蠢与无能,又怎能转身就显出如此恭敬的态度?不,你们对之行礼的不是我,而是我祖父的权威和财富。费里西亚诺太天真了,但我明白,我们若是不姓瓦尔加斯,这一切都会消失无踪的。哼,看这花园,看这深夜的花园!白昼之时花儿盛放着香气,衣裙掠过馥郁的风,笑声和眼波充斥着这里,而现在,太阳收回了恩赐的光芒,它便成了这般死一样的静寂!
(花丛后出现微微的响动
罗维诺:(察觉到响动)那是什么?我见到一片斗篷的衣角从花丛后面露出来,那上面的纹章我从未见过。那是谁?让我去看他一看,是哪个胆大包天的家伙竟敢在深夜闯进瓦尔加斯家的花园!(罗维诺快步下)

第二场 瓦尔加斯家花园内
(安东尼奥坐在一棵樱桃树下;罗维诺上,见到安东尼奥,吃惊
罗维诺:怎……怎么回事!你是什么人!——是贼吗?
(安东尼奥转头见到他
罗维诺:(旁白)怎么回事!他应当发着抖跳起来,但他的脸上却看不出丝毫的惊惧!是谁赐予他这么大的胆量?他将手指放在嘴唇上——他要说些什么?
安东尼奥:对不起,这位少爷,看来我是惊扰到您了——您可以叫人把我抓起来或是?走,但在那之前,能不能让我在这里再多坐上十分钟?这里——您的花园里,有着让我怀念的故乡的气息。我离开家已经很久了,几乎已经放弃了活着回去的希望,却又在您这里重新找到了慰藉与安心。只要十分钟就行了——让我再一次记住这里的气息,然后就算面对死亡,我大概也能怀着感激欢迎她的光临。
罗维诺:(旁白)他满面都是尘土,衣衫也很破旧,但他的态度却彬彬有礼。他身边放着一把古老的宝剑,那上面烙印的家徽显示出非凡的高贵。他并不是一个越墙的小贼,也绝非单纯的流浪汉。
(向安东尼奥)你是什么人?看模样好像一个骑士,但是什么令你变得如此落魄?
安东尼奥:我确实曾作为一个骑士的儿子出生,然而那些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我如您所见,一文不名,而笼罩在我头上那朵乌云的正体,我却不能对您说明。
罗维诺:如果你是暂时遇到了什么困难,我可以带你去见我的祖父,他虽然是个爱管闲事的老头,却有能力帮助你。
安东尼奥:(笑)我明白,请原谅,我刚才无意听到了您的言语——这里是瓦尔加斯的宅邸。这个姓不仅在亚平宁城里如此响亮,它也传遍了我的家乡。若是我预先知道,我绝不会胆大妄为地来翻这里的围墙,不过既然事已至此那也只能由得他去。可是少爷,如果您真心还想饶我一条性命,就请不要惊动您的祖父,因为虽然您是好意,这好意却等同于直接送我去上刑场呢。
罗维诺:上刑场?——你莫非是个流亡的罪犯?
安东尼奥:(低头笑)没错,如果您多去外面的街上走走,就会发现我的画像已经贴遍了每一堵空白的墙。(抬头)我是不是吓到您了?
罗维诺:……吓到我?你凭什么会这样想?
安东尼奥:您日常见到的不是绅士便是淑女——而现在在您面前的却是一个遭到通缉的穷凶极恶的罪犯。
罗维诺:(怒,提高声音)你是在嘲笑我?
安东尼奥:我并没有……
罗维诺:你以为我是个不知世事的纨绔子弟,只会让他人来为我做决断吗?你以为我没见过世面,就不懂得如何用我自己的眼睛来评判一个人吗?
安东尼奥:(沉默而后突然微笑)这么说……少爷,您的眼睛为您作出的决定是什么?
罗维诺:……什么?
安东尼奥:它们告诉您我不是一个危险份子,说我可以信任吗?


……后面?后面没有了= =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等待许可的留言

此留言需要管理员的许可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