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奥】God bless them

God bless them, may the couple have fair sex this time, Amen.

以上是我真诚的祷告。

但是说老实话我觉得我拖个铺垫拖那么长就是在本能地逃避H……||||||||||

欧洲的黄瓜和欧洲的菊花……如果连你们也不行的话我到底要怎么办!!我就没救了对吗!!

……我看我已经没救了= =弃了算了。

而且一点点加重的翻译腔又是怎么回事|||||||||||||
弗朗西斯推上沉重美丽的橡木门,锁簧弹出“咔”的一声,将这间卧室与外面隐隐的谈笑欢歌完全隔断了。他转过身,向窗边投去一眼——罗?里赫正交叉着手指坐在那里,静静地望着窗外的花园。

他朝那个方向走过去,一边走一边不紧不慢地解开围在脖子上的丝质领结:“老实说,还真是个了不起的美人儿啊,罗?里赫。”

“那是当然的。”?发的年轻贵族维持着原有的姿势一动不动,那根叫作玛丽亚采尔的不安分的头发也静静地垂在他的额前,“玛丽公主是我举国的珍宝,能得到这颗帝国皇冠上最璀璨的钻石是你们的荣幸。”

“唔,没错,那位小公主当然也是位相当可爱的人儿,不过——我刚才说的是你,罗?里赫。”丝巾在修长的手指间绕了一圈而后落到地上,弗朗西斯走到窗边,俯下身对着罗?里赫的脸,轻轻挑起他的下巴,“如果说荣幸的话——能得到你才是我的荣幸。亲爱的罗?……”

他含糊的低语和他的嘴唇一起被三根手指挡住了——挡在距离罗?里赫的脸一个鼻尖的地方。那双紫色的眼睛在镜片后看来,意外地显得沉默而心不在焉:“请注意您的措辞,我们谁也没有得到谁不是吗?目前的状况只是我们暂时要维持一段时间的关系罢了。”

“……别在这种细枝末节上咬得太紧嘛,罗?里赫,凡尔赛宫的夜晚是很短的。比起这个,我倒是很想看看你把嘴唇咬紧些的样子——或者你也喜欢咬住些别的东西?抱歉抱歉,我不怎么了解维也纳的习惯呢。”弗朗西斯柔软的口音因为那几根压在嘴唇上的手指而愈发模糊不清,但他话里的意思是不可能被误解的,何况他细长的蓝眼睛此刻含着那样调侃的笑意,“还是说——维也纳的习惯就是套着这么严肃的礼服度过良夜佳宵?”

罗?里赫的眉毛微微皱起来了,不过他终于只是咳了一声:“在说这些之前,您不考虑先去漱个口吗?您的酒气熏得我受不了了。”

“没有葡萄酒的夜晚就是一条干涸的溪流,亲爱的维也纳小先生。”弗朗西斯直起腰来,握住了那只起先按在他嘴上的手,戏谑地吻吻那些音乐家的纤长手指,目光从他的眼镜转到桌上的酒瓶,突然就微笑起来,打开瓶子含了一口酒,然后迅速地贴上罗?里赫的唇把那口酒送了过去——这次他的动作够快,又有居高临下的优势,没受到任何阻碍就达到了目的。他的舌头贪恋地追逐着酒液,从自己的口腔到对方的舌尖,一直等到葡萄酒全都滑入了罗?里赫的喉咙,他才重新直起腰来,意犹未尽地舔着唇角——那里还残留着罗?里赫混着酒精芬芳的唾液。

“我想我这就算漱过口了,对吗?”他抱着手臂问正咳个不停的罗?里赫,看着那白皙面颊上还没褪去的红潮,好心地弯腰替他拍了拍背。可是那家伙却并不领情:“您只是害得连我也要去漱口了而已。”

“好吧好吧。”弗朗西斯无奈地举起手来,“哥哥我作为绅士就不和你多计较了。不过等一会儿,罗?里赫,我会让你知道的——浪费这美丽的夜晚是多么可惜。到时候不要后悔得哭鼻子哦。”


结果等弗朗西斯盥洗完毕回来,罗?里赫已经睡着了,靠在那张宽大的扶手椅里,微微垂着头,身体的姿态即使在这个时候仍然保持着无可挑剔的优雅。弗朗西斯站在他跟前擦着被沾湿的长发,低头望着那张脸思考了一会。?发衬得他的脸更加苍白,罗?里赫显然是很疲倦的,之前战事失利元气大伤,而为了今天的婚礼,他又不知倾注了多少精力和心思在里面,现在也差不多是到尽头了。

要不要把他轻轻地抱到床上,脱掉他的鞋袜再给他盖上被子,自己则坐在这张扶手椅上打个盹,就像所有绅士所应当做的那样?

弗朗西斯的唇角勾起一抹和蔼的弧度。

别开玩笑了,耗尽了心血的可不只有奥地利人。哈布斯堡既然下定了决心要死死拴住波旁的王朝,那么请记住,仅仅一个年幼无知的公主是不够的,罗?里赫,你还得代表你的女王给法国以应有的补偿。

至于绅士的举止?——到床上再说吧,那才是实践它的地方。

弗朗西斯从他身后俯下去,第二次亲吻了罗?里赫,舌尖熟练地挑开无防备的双唇,手指则以同样熟练的动作松开他的领结,解开他的衬衫,然后顺着他纤细的脖颈抚摸下去,慢慢地经由锁骨而到胸前。那白净如瓷的皮肤连摸上去都和瓷器一样冰冷,但在他温热的手掌下,却也开始微妙地延烧着某种暖意。

探索暂停在罗?里赫的胸口上,弗朗西斯微微侧过头:“醒来了?”

“……您的举止太失礼了。在亲吻别人的时候,请不要总是看着别的地方。”

“这还真是抱歉啊。”弗朗西斯笑了起来,湿润的气息直接从唇缝吹进他的嘴里,“同时做两件工作当然会分心的,不过我非?时间不可,因为这个晚上已经被你自己浪费了大半了。罗?里赫,我刚才说过的,你总会知道夜里的每一刻都是多么值得珍惜。”

紫色的眼眸微微抬了抬,而后阖起了睫毛发出一声有节制的嗤鼻:“是么。那就请您让我看看证据吧。”


证据来得很快。弗朗西斯在政治上虽然喜欢出尔反尔,在床上却是个值得信任的伙伴——罗?里赫用他的反应说明了这一点。弗朗西斯听见对方的喘息声热烘烘地贴在自己耳边,而且自己的衬衫正被紧紧地抓在那些手指之间。他满意地低下头,继续舔啮着罗?里赫纤细分明的锁骨,在上面留下吸吮的红痕。

他一向不是个性急的人,比如现在,还不到他认为应该改变战场的火候,因此他们依然靠在那张扶手椅上,弗朗西斯的膝盖卡在罗?里赫的两腿之间,稍稍往前一点就能隔着双层布料感觉到那里的突起。真是个敏感的少爷,弗朗西斯在心里笑着想——多么要命的敏感,那具身体由冰冷陡然变得火热的落差本身也足够叫人心跳的了,何况他的嗓子里还总是钻出一些奇特的轻声呻吟的高音,听得多了,连弗朗西斯也觉得凭现在的姿势,自己未必还能站得稳。

他微微考虑了一下,伸手到那人胸口去,隔着已经被口水濡湿的衬衫缓慢地描画着锁骨末段到乳头之间的轨迹,同时他弯腰咬下了罗?里赫的眼镜,用一个优美的甩头动作把它丢到一边。然后弗朗西斯把向后紧紧靠在椅子背上的?发贵族抱起来,放到几米之外富丽堂皇的大床上,自己也顺势压了上去。

“别兴奋得太早,罗?里赫。”他温和地说,“你看,这才刚刚开始。”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捂住……捂住脸……
没,没想到少爷和法叔也可以这么……这么……
所以其实法叔相关的CP都是这么的圈叉么……继续捂脸
好物啊好物,好个厚重又淡定(啥)的H……法叔我爱上你了!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