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GM短打之一】【法英】Flightless bird

嗯,第一篇……?法?英。背景是百年战争的最后……|||||||

虽然说是第一篇但是我剽窃了赤太太的创意……TAT对不起,那段的感觉太美啦我实在是忘不掉……看到这个歌词就不可抑制地想到那段描写……它太美啦!虽然你肯定会跟我说没关系但是我还是要说对不起啊啊啊……土下座!TAT!

这个BGM是Iron&Wine的《Flightless bird, American mouth》。不想再搞出什么隐米英的嫌疑来所以后半个题目我们无视它,我截歌词的时候也跳掉那个了= =

(点它)

其实除了意象歌词以外,我觉得开头那段也很法英……不其实它整首都很法英!只要注意视角变换的话,嗯。

“I was a quick, wet boy
Diving too deep for coins
All of your streetlight eyes
Wide on my plastic toys.”

还有第一次副歌的那句“flightless bird jealous weeping”……

……很催泪呢。(拭眼角)
Have I found you, flightless bird grounded bleeding, or just lost you ?
==============================================================
蹄声由远到近地一路传来又戛然而止。有人翻身下马,靴子在晒干的泥地上踏出几声钝响。而后一道明亮的口哨振动了枯涸的空气,它的尾音带着戏谑快活地高高扬起。

“哟,看看这是哪一位?”

金发披肩的骑士把玩着手里的马鞭,笑着鞠了个躬,雪白的花边手套在空中划出繁复的轨迹。他低低地弯下腰,因为他致意的对象正半躺在地上,扶着一块大石头勉强支撑着自己,那双绿眼睛在他投下的阴影中燃烧着极度憎恨的火光。

“你好,亲爱的小亚瑟。”弗朗西斯轻轻托起对方的下巴,手套立刻沾上了混着泥沙的血渍——但他只是满意地笑了,忍不住还抚摸了一下那两片干裂的嘴唇。那一瞬间他以为自己会被咬上一口,但那人并没有做出什么多余的动作,只是呼吸因愤怒而更加粗重了几分。

这就够了。弗朗西斯抽回手来慢条斯理地掸了掸:“你是怎么躲过我家打扫战场的士兵的?藏在死人堆里,还是躲进马肚子搂着那些腐烂的肠胃发抖?我还以为你会更加有骨气一点呢,亲爱的亚瑟,当年拿剑指着我的威风到哪里去了?——不过我得恭喜你,这件衣服的颜色染得不错,你也总算有点品味了。”

他看着亚瑟身上狼狈不堪的战袍,那上面糊着干硬的泥巴,也浸透了变色的鲜血,还有火药?色的印记。现在那个绿眼睛的少年抬起头来恶狠狠地开口了:“那全都是法国人的血,弗朗西斯。”

“那你自己腿上的伤口是怎么回事?还有你身边穿着英国衣服的尸体呢?”弗朗西斯眯起细长的蓝眼睛,“得了,亚瑟,大家都有损失,不过承认吧,最后失败的人是你。说一句投降,然后站起来——还是你根本就站不起来?”

“混……混账,你这狗娘养的东西,我当然能站起来!”亚瑟摇摇晃晃地扶住石头,试图半跪着撑起身。他嘴里还在大声地叱骂,但表情却因为痛楚而扭曲了,他歪了歪身子,差点就重新面朝下栽回地上——如果不是一只手伸过来撑住了他的话。

“还要继续逞强吗?小亚瑟,看来你吃的苦头还不够多呢。”弗朗西斯柔软的口音里带着毫不掩饰的嘲笑,不过他的手仍然耐心地撑着那个摇摇欲坠的身子,尽管对方并不肯配合。亚瑟高声骂着不堪入耳的脏话,无力地踢打着——虽然那些动作只是令他自己痛得几乎冒出了泪花。

弗朗西斯温和地望着他——几乎是在微笑着的。这样挣扎的少年让他无法抑制地想到过去被他提着领子拎起来的孩童,那倔强愤怒的动作和神情几百年来似乎从未改变过。

虽然事实上在这两段岁月之间,鲜血已经流淌出逾越不了的鸿沟。



然而他还在骂着,提高声音歇斯底里地吼叫,眼泪因为疼痛和极度的情绪激动而落下,在脸上的血污中划开两道痕迹:“……你这王八蛋,我总有一天会杀了你的,就像——那个魔女,她……”

“够了,亚瑟。”弗朗西斯突然松开了手。他皱着眉头,看那个身体无助地跌落到地上,痛得发出几声极力抑压的呻吟,“你能不能别再提那回事了?这对你有什么好处?”

“我讨厌那个女人,那个把灵魂卖给恶魔的女人——我恨不得烧死她一万次。”

弗朗西斯看着他额前粘在一起的金发,他唇角凝结的血迹,还有他亮得可怕的眼眸,然后慢慢地开口:“她是我的圣女,永远都是。”

亚瑟的眼睛里掠过一瞬间尖锐的刺痛,好像被谁在胸口捅了一剑似的。不过他随即就恶毒地弯起了嘴角:“是吗?不要忘记,弗朗西斯,是你的国王先对她关上城门的——你的圣女,是你先抛弃了她的。”

弗朗西斯的神色纹丝不动,但他的嘴唇皮变白了,他的手指紧紧握成了拳头。他俯视着地上那个少年的脸——那张脸极力挂着笑容,然而嘴角正在绝望地颤抖。



你是在嫉妒吗,亲爱的亚瑟?



弗朗西斯默默地在心里向他提出这个问题,但现实中他只是一言不发地走向亚瑟,然后狠狠一拳揍在他脸上。

“别说得那么得意,我的小亚瑟,指责别人之前先想想你自己的罪孽吧。”他冷冷地揪着亚瑟残破的衬衫领子把他拽起来,架着他的肩膀把他丢上马。他轻极了,并且因为刚才那一拳而陷入了半昏迷之中,纤瘦的身体仿佛没有一丝活气。但弗朗西斯仍然对着那张脸把话说完,他知道他还能听得见:“我不是来找你吵架的。现在跟我走吧,我们在波尔多还有个仪式等着你去参加,那之后你就带着你的国王滚回海峡对面去,别再想着大陆的土地了,那是我的——永远都是我的。”

他看见那少年的嘴唇微微动了动——肯定是一句最恶毒也最下流的诅咒。

弗朗西斯耸耸肩,自己也跳上马。他想了想,还是让亚瑟维持着横挂在马背上的姿势,就这么碰了碰马肚子。
“走了,小姐。回波尔多的行宫去。”他温和地对他的坐骑说。然后当她开始奔跑的时候,弗朗西斯一只手握着缰绳,一只手轻轻扶住了马背上少年瘦削的背脊。



这百年之后我重新找到了你,卧在战场的一角,满身泥泞混着满身血迹,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却仍旧傲慢得仿佛整片天空都握在你的手心。

这百年之后我是重新找到了你,亲爱的亚瑟,还是就此失去了你?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