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死了

神经病感想
这次回家,把上学期开学时候带来填架子的一些书搬运回去了。(= =)

地铁上很无聊就随手摸了一本出来看——是《西线无战事》,从当中翻开看到的第一段话就瞬时泪目——瞬时泪目。
是士兵的闲谈。

“一个国家?这我可就不明白了,?国的一座山可无法去侵犯法国的一座山。或者一条河,一片树林,一块麦地,也无法去侵犯他人。”
“你真的那么愚蠢,还是装作这样的?我说的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一个民族侵犯另一个……”
“那么我在这里就没有什么可探讨的了,我并没感到自己受到侵犯。”
“你这个人就是要有人开导开导。这种事情并不取决于你这样的乡巴佬。”
“那么我马上可以回家去啰?”
“哎呀,你这人哪!民族指的是一个整体,即是一个国家……”
“国家,国家。战地宪兵、警察、赋税,这就是你们的国家。如若你们说的是这些,那我就谢谢了。”
“这就对了,恰登,这是你第一次说对了。国家和故乡,这两者确实有差别。”
“但是它们是息息相关的。没有国家的故乡是不存在的。”
“对了,但是你再想想,我们大家差不多都是普通人。而在法国,绝大多数人也是工人、手工业者或者小公务员。那么,为什么一个法国钳工或是鞋匠要来攻打我们呢?不,这只不过是政府罢了。我来到这里之前,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法国人,而绝大部分的法国人的情况和我们完全一样,他们在这之前也没有看到过我们。他们也跟我们一样,没有什么人会去过问战争的事。”
“那么战争究竟是为的什么?”
“必定有一些人,战争对他们有好处。”
“你瞧,我可不是他们中的一个。”
“你不是,这里没有哪个是。”


……你不是,这里没有哪个是。
但是送命的就是在这里的这些人。

看得真是整个人都要崩溃了。何等简单的道理。谁他妈是政治家,我也没想过要当政治家——我就是个小老百姓而且一辈子都是,那么为什么要从治国平天下的宏观高度去看这种问题?弱肉强食利益为先,活的日子越多越是清楚地知道——对于一个普通百姓来说,鼓吹这种说法就等于是自己在拿砖头狠狠死砸自己的脑袋。
有些事情,有的人,你们怎么能用这样轻描淡写的历史学家的眼光去看?在不同的位子上去参与一件事,那结果是完全不同的。怎么能说“那也是没办法的”——到底你们是怎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的?

我骂的是我自己。没错就是我自己。
你以为你是什么人有什么资格。

果然一本书还是不能看得太早——我记得好几年以前看《西线无战事》的时候觉得超无聊而且压抑得要命,匆匆翻完就过去了——但是现在,我看得好像要死在作者的文字里。真的,不是在水中的溺死,而是慢慢地在一片泥沼里直没至顶。

回家路的后半段因此变成一段快乐的受难之路——就好像苦修者们拿着鞭子抽打自己一样。痛得喘不过气来,但是觉得整个人都升华了。

===========================
但是回家看到书真是开心得飞起。

霍佛的《The true beliver》原来是翻译成了《狂热分子》……这倒很有趣,而且也贴合书的内容。
翻开来看到的第一段话:

“说人会愿意为了一枚纪念章、一面旗帜、一句话或者一个神话而赴死,不全是无稽之谈。相反的,人会为最值得拥有的东西而牺牲,才是最罕有的事情。因为,对于一个人来说,真实的东西中最真实的,莫过于他的生命,没有了这生命,他就不能拥有任何值得拥有的东西。所以,自我牺牲的动力不可能是处于任何具体利益的考虑。哪怕我们是因为不想被杀而冒死亡之险奋起战斗,战斗的冲动仍然不尽然是出于自利,而更多是出于一些不具体的东西,如传统、荣誉或希望——又特别是希望。”

…………好吧我又死了——又死了!!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