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ather the blood on your hand, Romeo

今天装那啥去看了TNT的莎士比亚……好吧它还是《罗密欧与朱丽叶》= =

剧情总的没什么可说。TNT作为极简剧团代表,演员一人多角真是辛苦了,换衣服入角色都快得匪夷所思,这种风格完全现代化的剧团,有些地方不怎么合“我理解的原著”也是情有可原……反正演戏这种事情都是一种诠释,怎么演绎都看个人理解,于是看戏的也没必要批评这个挑剔那个,如果和自我理解太不相同,那么自己默默地拒绝承认也就可以了。

但是问题是对于主线的爱情故事我完全无感,倒是在其中一场三个男人的戏的时候被深深感动了一下= =回家路上空腹喝了点酒……太久不喝了于是稍微有点过于亢奋,就自己脑补了一点写出来……

但是因为是酒精虫上了脑的产物,所以前言不搭后语非常粗糙。懒得修饰了,现在修饰不好其实也没必要修饰得太好。没写完因为写到这里就累了= =

我指天发誓所有人物对话都是忠实于原著的我除了调换一下顺序删掉部分句子以外,一个字也没动过,特别是最那啥的几句话,句句出自原作!原作!(要怀疑的话请问中译的老师!但其实就英文版本来说它也是这样啊意思只有更直白哪!)

最后……Again, my apology, Mr Shakespear!

(题目是My Chemical Romance的一句歌词)
茂丘西奥:罗密欧之友
班伏里奥:茂丘西奥之友
提伯尔特:朱丽叶之兄

……
茂丘西奥顺着班伏里奥手指的方向看去,他看到了提伯尔特,那人正按着他的剑,气势汹汹地向他们走来——虽然这样,他的措辞和动作依然彬彬有礼,无可挑剔,但那语气却是恼怒而不留情面的:“两位晚安!我要与你们中的随便哪一位讲句话。”

茂丘西奥皱起了眉头,从公道的角度来说,他不得不佩服这个敌人家的儿子才华横溢,但这并不说明他就能喜欢提伯尔特。他昂起头,向前走了两步:“您只要跟我们两人中间的一个人讲一句话吗?再来点别的吧。要是您愿意在一句话以外,再跟我们较量一两手,那我们倒愿意奉陪。”

提伯尔特当然听得出这话里的挑衅意味,他也高傲地扬起了下巴:“只要您给我一个理由,您就会知道我也不是个怕事的人。”

“哦?”茂丘西奥微笑起来,他的手指在剑柄上不安分地游移,“您不会自己想出一个什么理由来吗?”

“茂丘西奥。”提伯尔特用轻蔑的口吻让这个名字在自己舌尖上飞速滑过,“你明白的,你总是陪着罗密欧到处乱闯……”

“到处拉唱!怎么!你把我们当作一群沿街卖唱的人吗?你要是把我们当作沿街卖唱的人,那么我们倒要请你听一点儿不大好听的声音!”罗密欧的名字在空气中响起,随着微微的震颤传入茂丘西奥的耳朵,而他也在这一刻突然不可抑制地发起怒来。他大声地笑了,说着俏皮话,但是他的剑却已经离开了鞘,“来看看!这就是我提琴上的弓!拉一拉就要叫你跳起舞来。——班伏里奥,你不要扯我!”


彼此的剑尖都在半空中微微抖动着,而这时却有一个清亮的声音突然插进来打破了这种气氛——那是罗密欧,哼着歌快活地走来,金色长发在飘动中泛着明亮的光芒。


提伯尔特望见他,微微冷笑了一下,收回了自己的剑:“我的人来了,茂丘西奥,我不跟你吵。”

茂丘西奥反倒把剑向前又推了半寸,他的脸气得通红:“他又不吃你的饭,不穿你的衣,怎么是你的人?”

可是对方却并没有搭理他,只是向着罗密欧转过身去:“罗密欧!”

听到呼声,青年抬起头来,旋即露出惊喜明快的笑意:“提伯尔特!是你!”他加快脚步向提尔伯特奔去,却被后者冰冷充满憎恨的声音喝止了:
“站住,罗密欧!我对你的仇恨使我只能用一个名字称呼你——你是一个恶贼!”

罗密欧的脚步在半途中停下来了,他站在原地,脸上的笑容慢慢消失在惊愕之中:“提伯尔特……?”

他的语气几乎是恳求的,但是对方并不为所动,只是环抱着双手,用冷冰冰的眼光俯视着他。于是罗密欧眼睛里最后一丝光亮也消失殆尽,他咬了咬嘴唇:“好吧,提伯尔特,我跟你无冤无恨,你这样无端挑衅,我本来是不能容忍的,可是……可是因为我有必须爱你的理由,所以也不愿跟你计较了。”他沉默了一下,低着头又补充了一句,“我不是恶贼;再见,我看你还不知道我是个什么人。”

他的声音与表情都显示出极大的痛苦,而提伯尔特只是冷酷地笑了笑:“小子,你冒犯了我,现在可不能用这种花言巧语掩饰过去;?快回过身子,拔出剑来吧。”

“我从来没有冒犯过你!”罗密欧抬起头喊道,他漂亮的蓝眼睛里已经闪烁着愤怒与委屈的泪光,“而且你想不到我是怎样爱你,除非你知道了我所以爱你的理由。所以……所以,凯普莱特——我尊重这一个姓氏,就像尊重我自己的姓氏一样——咱们还是讲和了吧。”



“讲和?哼,好丢脸的屈服!只有武力才可以洗去这种耻辱,罗密欧!”茂丘西奥一直站在边上听着他们的对话,他的脸色已经变得惨白,但是他的眼睛亮得像点燃了火光,他的声音也带着歇斯底里的忿怒,“提伯尔特,你这捉耗子的猫儿,你愿意跟我决斗吗?”他向前走了几步,站到罗密欧身前,重新把他的佩剑高高举起,“来!你这胆小鬼!”

提伯尔特看了他一眼,轻轻地哼了一声,也挑起了剑尖:“你想和我干吗?”

茂丘西奥笑了,他定定地站着,剑指向提伯尔特的眉间:“好猫精,听说你有九条性命,我只要取你一条命,留下那另外八条,等以后再跟你算账。”

提伯尔特望着他,片刻后微笑了笑,摆出了迎战的姿势:“好,我愿意奉陪。”



“好茂丘西奥,收起你的剑!”罗密欧抓住茂丘西奥的衣服,但却被后者狠狠地甩开了。茂丘西奥甚至都没有回头,他大步地冲向提伯尔特:“来,来,来,我倒要领教领教你的剑法!”

他们斗在一起,剑刃相撞出清脆的火花。罗密欧在一旁无措地抓住班伏里奥的衣袖:“班伏里奥,拔出剑来,把他们的武器打下来!”班伏里奥无奈地摇了摇头,这场架打得太凶,不是一两个人能轻易劝得开的了。

罗密欧愣愣地看了他们半晌,两个人都是出色的剑术家,并且都被怒火冲昏了头脑。他们的攻势丝毫不留情面——现在两人还是势均力敌,但每一招式都充满了危机。

罗密欧突然冲过去抱住了茂丘西奥:“快别闹啦!提伯尔特,茂丘西奥……我的天!茂丘西奥!”

他呼唤的那个人为了要让贸然加入战团的朋友避开利剑而转了半圈——他达到了目的,代价是让那剑尖刺入了自己的左肋。他按着自己的伤口慢慢地坐倒在地上,眼睛里还燃烧着最后的怒火,以及不敢置信的神情。

发表留言

只对管理员显示

……罗密欧他原来是个小白受(抱头
博主是个这样的家伙

GS

Author:GS
性质:
腐且宅, 恋声,好异想天开,话痨程度重, 懒散无能; 拥有伟大包容力能够接受这样生物的同学,请向我发散热情与萌光。

APH自留地;不了解这是什么的先生小姐们请速速点小红叉避难;

本命:番茄和小番茄=w=
算了别的也不提了……最近越发没节操了就没节操下去吧= =

一人で楽しすぎるぜ!
最新文章
最新留言
月份存档
类别
搜寻栏
RSS连结
HEY U
加为好友

和此人成爲好友